中国最贵的酒店排名_美国的图片搜索网站

2017-07-12 20:31:06     (作)     中国最贵的酒店排名

原标题:

韦德曾经晒过一张老照片,那是他小时候的一则预言。

童年的韦德写道“我已经从NBA退役,我了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妻子和孩子。退役时,我是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

事实证明,韦德真是预言帝!

他还写道,“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拥有什么样的的人生旅程,我不知道会怎样抵达终点,但是我有梦想与信念。”

如果你知道他这一生如何走来,你就会对他更加佩服了。

  

韦德的老家在芝加哥,就是飞人乔丹扬名立万、公牛队纵横无敌的那个芝加哥,芝加哥是美国第三大城市,位于美国中西部、世界第一大湖密歇根湖畔与芝加哥河交汇处,面积588平方公里。气候夏日酷热,冬季不寒,终年多风,号为“风城”。芝加哥及其郊区组成的大芝加哥地区,人口超过900万,城市总人口超过2700万,是美国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的第三大都会区。是美国黑人、犹太人聚居较多的城市。

韦德出生在芝加哥南部地区,那里是风城底层人民聚居的贫民窟,他的父亲是老德维恩·韦德,母亲叫做乔琳达,他有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姐姐,叫做特拉吉尔,在德维恩·韦德只有几个月大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老德维恩和乔琳达曾在一起共度十年时光,老德维恩说,他和乔琳达都有问题,“在上世纪70年代,很多人都会吸毒,吸各种各样的毒品。我们也不例外”。可是乔琳达走得更过一点,在她生下德维恩时,她对毒品的依赖与日俱增,与前夫的感情也因此而破裂。

8岁之前,韦德跟着妈妈和姐姐一起生活,几经颠沛流离之后,他们住到了外婆和舅舅家。韦德的名字其实拼错了,他和父亲的名字一样,后来韦德曾解释是当年祖母在报户口的时候把韦德父亲的名给拼错所以继续用在韦德身上。

贫民窟是个糟糕的地方,这是美利坚自由女神火炬无法照耀的阴暗角落,枪支和毒品泛滥,黑帮横行,但各式各样的人们要生存,要活着,有人在苟延残喘,有人愈陷愈深,也有人渴望挣脱这一片令人绝望的泥淖,活出自我。

韦德说:“小时候,战胜贫穷是我最主要的任务!过生日,绝不会有礼物。”

如今我们可以发现,韦德和大部分NBA黑人球员不同,他身上连一个刺青纹身也没有,他虽然打球风格火爆,闪电突破、压哨绝杀、凌空劈扣、飞天大帽如家常便饭,但他很少像许多黑人球员那样摇头晃脑、张狂庆祝,这很奇怪,我们很难从他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的街头气息。

  

这和他早年的经历是分不开的,“黑帮”这个词,在韦德童年的时候,如阴霾和噩梦一样挥之不去。那些阳光下见不到的东西,小时候的韦德早就司空见惯,毒品和枪支早已是芝加哥南部的街头文化,贫民窟枪声不时响起,就像芝加哥的风声一样寻常。许多孩子年纪轻轻就加入了帮派,参与了毒品生意,韦德的儿时伙伴,一个五岁的孩子就开始为人贩毒,许多他认识的朋友更是早早断送了性命。

在芝加哥南部的英格伍德地区,到处流通着各式各样的毒品,大麻、海洛因、可卡因应有尽有,韦德在街头见惯了吸毒者们的丑态,他们有吸食的,也有针管注射的,经常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被呼啸而来的警车带走。有毒品,自然就会有黑帮相伴而生,法外之徒门成群结队横行街市,他们的名称五花八门,有的叫做“黑帮门徒”,有的叫做“恶棍门徒”。

  

这就是贫民窟的生活方式,韦德并不歧视贫民窟,因为他知道,如果有一丝希望,这里的人们也不会如此堕落,如果可以选择,那些穷人理所当然会选择安安稳稳的工作,踏踏实实接受教育,但现实便是如此,贫困中的人们无力改变,只能铤而走险。韦德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不是后来跟着父亲生活,能够安定地上学,通过打篮球改变命运,只怕在十多岁的时候,像自己家族中的那些兄弟姐妹一样,走上他们那条永远不见天日的泥泞之路了。

韦德四岁半之前,母亲乔琳达一直带着女儿和儿子四处奔波,居无定所,她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毒瘾让她失去了对生活信心。有一段时间,她为了不影响儿子和女儿正常的童年生活,不让孩子们听到她戒毒时翻滚尖叫的痛苦样子,她不得不把特拉吉尔和韦德寄养在亲戚和朋友家中,自己一个人去对抗毒瘾。韦德和特拉吉尔从小过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而他们两位更加年长的姐姐狄安娜和凯莎只是浮光掠影般在生活的间隙中时而飘过,仿佛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姐弟俩很难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这样的噩梦一直持续到1986年,乔琳达短暂戒毒成功了,他们一家搬到了第五十九大街和牧场大街的拐角处,这里有一栋三层楼,韦德的外婆和舅舅罗杰住在顶层公寓,她从70年代开始就住在这里了,房东是她们家亲戚。那时候韦德的妈妈乔琳达刚刚战胜了毒瘾,并且找了一份稳定的兼职,外婆和房东商量,让乔琳达带着女儿和儿子住进了一楼,房东因为亲戚的缘故,为人还算温和,偶尔拖欠房租也不算什么事情,但房东对水费电费非常在意,乔琳达有几盏小灯几个电炉,她们不舍得用自己的电,韦德和姐姐便常常在走廊里的插座上插上电器,每当听到房东的脚步声传来时,韦德和姐姐便会飞奔出去跑到走廊上拔掉插头,这真是个尴尬的童年回忆。

  

但这点小尴尬对韦德和姐姐特拉吉尔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麻烦了,因为他们好歹可以拥有自己的卧室,韦德和姐姐住一间卧室,母亲也终于恢复正常,和姐弟俩生活在一起了。一家人终于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靠着政府的救济和补贴,一家人每个月可以购物一次,妈妈乔琳达有了工作,韦德开始上学,生活又有了规律。每到周末的时候,父亲老德维恩也会从更南边的地方开车来看儿子和女儿,周末的清晨,小韦德都会趴在窗台,看着一辆又一辆的车从窗前穿梭而过,老德维恩的雪佛兰在门口停下的时候,韦德会像欢快的小猫一样飞奔而出扑上去。

韦德童年对妈妈最美好的记忆,就来源于那一段时间,乔琳达健康而乐观,早出晚归工作,抚育姐弟俩成长,就像全世界所有善良而朴素的母亲一样。

然而,快乐如此短暂而虚幻,如兔子的尾巴掠过秋天的草原,就在一切都欣欣向荣充满希望的时候,生命的乌云再次笼罩。

(待续)

责任编辑:

本站原创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